【人物】狂人伊布不老传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qyxzs.com/,赫塔费

伊布拉希莫维奇和AC米兰续约一年,他在红黑军团的第三阶段也即将开启:十年前瑞典神塔被巴塞罗那“贱卖”到AC米兰,锋线两年精彩表现,为球队带来最后一座意甲锦标;2020年冬窗他从美国返回欧洲,疫情之后将“魔鬼”硬生生从低谷中拉起;下赛季欧洲联赛将恢复正常节奏,其中一大看点,正是伊布能否再现神奇,带米兰重返巅峰。而对于伊布本人而言,他的本心不改。从马尔默初出茅庐,到如今年近四旬,贯穿瑞典人生涯的那股傲气没有一点变化。

伊布出生在瑞典第三大城市马尔默,这是整个北欧最早完成工业化,也是瑞典最现代化的城市之一。上世纪60年代,披头士两位成员乔治哈里森和保罗麦卡特尼结伴同游马尔默,两人想在城里的高档饭店用餐,尽管已经是世界音乐圈家喻户晓的明星,但他们还是因为当天没打领带而被店方拒之门外。而包括瑞典最高楼HSB旋转中心在内,一系列光怪陆离的后现代建筑,也都在尽力维持整座城市光鲜亮丽的表象。

但与此同时,马尔默也是全瑞典社会分化最为严重的地方,瑞典接纳了不少来自战乱地区的逃难者,马尔默和斯德哥尔摩一道,成为这些新移民最偏好的落脚点。整个马尔默都会区有72万人口,其中来自伊拉克的移民就超过1万,前南地区的移民也有将近8000人。赫塔费

伊布出生的罗森加德社区,正是当地一个移民社区,以失业率高、犯罪率高著称,在社会发展水平整体较高的瑞典,是相当个别的存在。就在刚刚过去的8月末,马尔默爆发数千人骚乱,来自丹麦的极端右翼势力在公开场合焚烧《古兰经》,这让罗森加德地区大量的移民感到愤怒,混乱也正由这个街区而起。

他在马尔默开始了自己的足球生涯,不过在当地,以城市命名的俱乐部有不少家。伊布先是在一家由前南移民创建的俱乐部接受了足球启蒙,再辗转另外两家马尔默,最后才去到那支参加瑞典顶级联赛的马尔默FF,也是他的职业生涯母队。伊布2岁时父母离异,因为自己的移民背景和贫寒家境,他和瑞典主流社会格格不入,直到小学时期,他的瑞典语都说不流利。而和本地人有所区别的外形,也让伊布受到不少冷眼,这让他足球生涯起步那段岁月显得颇为阴郁。

因为自己的棕色头发在一群瑞典孩子中太容易被认出来,伊布少年时期待过的一家俱乐部,曾经接到过其他孩子家长的抗议,因为大多数人不愿意看到球队中有一个“外来者”。伊布本人则在15岁的时候差点放弃足球,当时他已经在码头找到了一份工作,足球已经成了挤占时间的事物。但他的老板权衡再三之后,还是鼓励他继续在足球道路上发展,前者当时不会想到,这个决定能给日后的世界足坛贡献一位顶级球星。

少年时代特殊的成长环境,毫无疑问催化了伊布后来这种特立独行的性格,这背后埋藏着一个东欧移民的愤怒和坚忍。瑞典神塔在职业生涯早期就已经将这种性格暴露无遗,2003年,荷兰传奇巴斯滕回到球队任教,当时还是新人的伊布刚和后者在训练场见面,就传过去一个球,然后抛下一句话:“你是巴斯滕吧?让我看看你能用足球做什么。” 伊布的愿望落了空,当时巴斯滕早已因为脚踝伤势无法正常踢球。

伊布的种种轶事,大部分球迷都耳熟能详,在自己效力过的九家俱乐部里,他全都留下过争议,和对手对抗、和队友对抗、和舆论对抗,一切对他而言都习以为常。在阿贾克斯,他威胁如日中天的金童范德法特:“再诋毁我就弄断你两条腿!”在米兰,他在队内训练时和队友奥涅乌大打出手,连加图索一时间都拉不住。在巴黎,他在赛后因对判罚不满,直接开团整个法国:“这狗屎国家配不上我的球队。”在美国,伊布依然我行我素,有一次洛杉矶银河3球赢下对手,伊布却在更衣室大发脾气,把队友骂得狗血临头,因为别人踢不出他想要的比赛内容……

年初二度回归米兰的伊布,依然带着这股怼尽一切的霸气,大逆转尤文图斯,他罚进点球后杀到指导什琴斯尼扑救的C罗身边挑衅:“你觉得你很了解我?”5比1横扫博洛尼亚,伊布被提前换下后拒绝和皮奥利击掌,嘴里不依不饶:“我还想进球,下次你换别人。”

不能否认的是,瑞典传奇的这股傲气和自信,在红黑军团最需要的时候大大提振了球队士气,在球队目前的阵容里,伊布是个“新人”,但从回到老东家的第一时间起,他就俨然是一副主人翁心态。加齐迪斯经营不力,瑞典人带头质问:“你玩消失那么久到底想干嘛?这里根本不是我熟悉的米兰!”架势咄咄逼人,让球队高层也得让他三分。

伊布把AC米兰当成自己的家,他身上的狂傲气质,又把自己带头大哥的形象烘托得很完美,他和西蒙凯尔一前一后,把球队这些年有些涣散的团队精神迅速捏合夯实。两位老将是红黑军团能换种活法的第一功臣。线年前在曼联效力时,凯尔也曾是他张扬性格的“受害者”,欧联杯红魔碰上费内巴切,当时还在土超豪门效力的丹麦中卫和伊布发生争执,瑞典人二话不说,一把锁住凯尔喉咙,贴着后者耳朵恶狠狠咆哮。

米兰和伊布续约并非一帆风顺,双方之前在待遇问题上有分歧,最后各让一步,在700万欧元上达成一致(拉伊奥拉一度为伊布喊出750万欧元的工资要求,而米兰的初始报价是400万欧元附加各类奖金条款)。即将年满39岁的他,在意甲依然能拿到顶级薪酬,的确是一个奇迹。但向来自信满满的伊布能在薪资问题上有所退让,也能体现出他对球队的感情,毕竟在几年前的巴黎,他曾经直言不讳:“这里也就工资不错。”

瑞典神塔能不能对得起这份天价年薪?在竞技角度还有待观察,但他身上独有的那份领袖气质已经价值千金。别忘了,伊布在场外还能给球队带来流量和商业上的额外增益,伊布回归红黑军团之后,球队在2020年前8个月的球衣销量,比2019年足足上涨了1700%,伊布身上的光环,在黯淡许久的米兰阵中,甚至比十年前更加耀眼。

至于马尔默,无论人们是否接纳伊布,他都已经是这座城市的重要名片之一,去年当地政府给伊布立了座雕像,结果伊布转头就入股了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哈马比,气急败坏的当地球迷此后多次尝试破坏伊布的雕像。从这个角度而言,伊布已经回敬了当年对他带有各种偏见的马尔默人,更重要的是,他的传奇故事还在继续。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